黄帝内经
黄帝内经

中医,解读生命的中华大智慧(下)

时间:2017-07-01 14:57来源:未知 作者:张成
  大智慧之三:恒变不居

《易系辞》有言:

“易,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

恒变不居是我们中华民族的祖先应对事物矛盾变化最常用的一种思维方法,也是我们祖先伟大智慧的体现。中华民族文化史上第一本对后世有很大影响的哲学书就是《易经》。

易经讲什么?就是讲变化。
在易经智慧的讲堂上,张成老师曾讲过,“易”为蜥蜴一类的变色龙,身体颜色能随环境而变化,古人有蜥蜴一日十二变之说。又有人说“易”字的写法上边日下边月,即表示天地之变。当然还有其他一些解释。但不管书名怎么解,易经处处讲变化倒是事实。书中由八卦演变为六十四卦,继之再推演卦象达千种,每卦都有着不相同的卦文和爻义。古人为什么要强调变化和应变呢?现在看来,这种强调正好符合事物运动的一些基本法则。从哲学角度去看,世间万物变化是绝对的,不变是相对的。人从出生走到老年,其间就经历了一个不断运动和变化的历程,即使天天静坐不动,其呼吸、心跳、新陈代谢也一刻不会停止。
这种道理,我们祖先早就强调了,并且我们祖先还十分强调应变,反对不变。成书于战国末年的《吕氏春秋察今》就借三则寓言来阐明这个道理。第一则说的是荆人欲攻宋,但中间隔着一条叫澭水的河,为了攻宋时能顺利渡河,他们在河中插上线路标志。后来水涨变深了他们不知道,仍按标志走,结果淹死很多人。另一则故事就是刻舟求剑,这个故事大家都知道。还有一则故事,就是说一个妇女在河边把她的婴儿往水里推,路人问其为什么这么做,妇女说孩子爸爸会游泳,这孩子一定会游泳。这三则虽均是讲不知应变,然而角度又各有不同。

中医学术的灵魂,就是强调知变、识变、应变。中医名家常说:“医者,易也。”又说,医易同源、同理。同什么呢?就是同变化之理,也就是中医常说的辨证施治。什么是辨证施治?说穿了就是恒变不居,也就是辩证法中不同质的矛盾应采取不同的解决方法。有人说,在这个世界上绝对一样的两个人或两个动物或两棵植物是没有的,这是对的,因为即使外表长得非常像,其内脏、心跳、呼吸速率、激素水平、健康状态也肯定不一样,因而治疗也应该有所差异,这才符合事物的本身规律。强调知变、识变、应变,就是强调事物间的差异,强调个性,这不仅符合事物的本来面目,也符合辩证法中处理矛盾的一般法则。从其性质来讲,不仅是智慧的也是科学的。

具体怎么运用呢?

如一群人,同样都是感冒,有的人表现为怕冷、流涕、无汗、舌淡,就给他用辛温发汗解表药;有的人则表现为发热、干、面红、咽喉肿痛,这时就要用辛凉解表、解毒药;有的人表现为寒热不显但气短乏力、脉弱,就要补虚和解表药一起用去扶正解表……举不胜举。这仅是一种病的表现形式多种多样,疗法药物也各不相同。这样一类推,大家就大概可感知中医是如何治病的了。

而由于受西方医学治病有分型、套路、定式的影响,现在大众中也有个通病,一遇到感冒,病人即主动要求吃板蓝根冲剂,医生也往往不加区别辩证,处方随手一挥。殊不知板蓝根是清热解毒药,只对有咽喉红肿疼痛或兼有其他热毒等热性症状的病人才有效,其他均无效。看来,我们的医生尤其是西医不知应变、思维僵化的通病,已经“传染”给大众了。中医有一本被称为“方书之祖”的、学医人必读的著作《伤寒杂病论》,就是教人用恒变不居的思想去辩病治病。该书治疗思路、应对方药,如神龙出没贯穿全书,可以说把恒变不居这一智慧运用和演绎到了极致。

上述仅列举了中医大智慧的一小部分,可谓鼎之一脔,限于篇幅,难以尽述。其实,西方文明与东方文明是人类文明史上并峙的双峰,中华文明的独到与精辟,毫不逊色于西方。

智慧,是人类文明史上的明珠,是点燃希望的火种,是开启认识迷雾的灯塔,是照亮未来的阳光。我爱易经、黄帝内经,并非仅仅因为我血脉里流着中华民族的血液,更因为我爱真理,我爱智慧的阳光。